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故事 >> 百姓创业故事 >> 正文

刘晓:“眼镜总统”的创业血泪

更新时间:2014-4-15 10:35:51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商界招商网 
关注:
 
文章导读:21年前,当博士眼镜的第一家店铺在红荔路开张时,开业仪式在短短几秒内完成。当天,没有鲜花和鞭炮,刘晓特意将卷闸门哗啦啦啦地反复向上推,以制造出“开山炮”一样的喜庆感。

  刘晓简介:

  澳洲中国大陆华人联合会副主席,中国深圳红荔狮子会创会会长。1993年3月,他在深圳红荔路创立第一家博士眼镜,十几年时间迅速在全国发展到200家连锁店,在深圳就有100多家分店,是深圳眼镜行业的龙头老大。

  从一家30平方米的小店开始做起,如今博士眼镜已成行业中知名品牌。

   29年前,当刘晓经过14小时的车程,从广东梅州到达深圳的那一刻,他觉得眼前的一切梦幻极了。

   车站对面,“盛华酒店”4个大字在暗夜中灯光闪烁。在500多公里外的梅州大埔县城里,他连红绿灯都没见过。一到夜晚,那小小的县城便陷入寂静。

   此时,刘晓想起那首在百无聊赖的业余时光曾经闯入耳畔的歌,“深圳的夜色,绚丽明亮”,如今一见,果不其然,空气中是青春,是世界,是希望。

   23岁的刘晓在灯红酒绿的深圳街头捏紧拳头,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座城市扎下根。

   1.远方召唤

   “深圳的夜晚那么迷人,这就是我的梦想”

   那位在深圳迅速崛起又迅速遁迹的歌手周峰一定想不到,他的歌声曾经那样撩拨过一个青年人的心。

   1982年,刘晓从广州市公安学校毕业,被分配回老家梅州大埔县公安局工作。漫长的夜里无事可做,唯一的娱乐便是收音机,那首名为《夜色阑珊》的歌曲就这样飘了过来。

   30年后,刘晓依然清晰地记得歌曲中欢快的曲调——那有力的鼓点和短促的小号,以及清脆的口号声,仿佛都在召唤自己,“深圳就是我的地方,深圳的夜晚那么迷人,这就是我的梦想”。

   虽然从未到过深圳,但刘晓对这座城市一直有些模糊印象。它是老同学口中的荒凉之地——深南路一路泥巴到南头,没有自来水,要用水得到井里取。但刘晓却隐隐预感,荒芜之中一定可以有大作为。它也是大埔县罐头厂厂长罗美群描绘的特区——那里有的是大施拳脚之处,那里充满潇洒,那里才有人生可言。

   这一年,他向组织编了个借口,如愿得到短暂假期只身前往深圳。车子在沙湾处短暂停留,下车边检,他掏出边防证来递给对方,抬头便看到密密的铁丝网,将关内和关外区别开来。刘晓心里嘀咕,“原来特区是这样子的”。

   车子又绕了近半个小时,终抵东门汽车站。刘晓将行李丢在老乡开的招待所,便哼着“深圳的夜色,绚丽明亮”,穿着一双拖鞋漫街游走,他在心里大喊:我不走了,一定要留下来干番事业。

   这次,刘晓在深圳逗留了近一周。他第一次去了海上世界,第一次触摸了香蜜湖,还第一次看到了大海——午后,老乡开着摩托车载着他一路飙至小梅沙,海风吹得他心情畅快,他们下水玩,浪花拍打着他的脚板,他立起身来,一脸严肃,“海水是咸的”。

   老乡讶异:“不会吧?”“你试试。”老乡弯腰,掬起一把海水就往嘴里送,惊讶极了:“真的是!天哪,你怎么知道?”“你没看到昨天报纸登了么?说有个船翻了,船上好多好多盐全倒了。”老乡信以为真。

   经年之后,回忆起这段创业故事,刘晓感慨知识的重要性。对于知识,刘晓似乎有种天然的信任和崇拜感。在广州读警校时,他对校门口的“大学鞋店”情有独钟;后来自己创业,又以“博士”为自己的眼镜店命名。

   年少时,家道中落,身为长子,自然被赋予了更多承担家庭责任的担子,且算命先生也说他“文星不显”,但他不甘心。1978年,第一次高考失败后,刘晓一边做木匠养家糊口,一边天天骑着父亲的五羊牌自行车到镇上的补习班蹭课。

   自行车后座成了他的课桌椅。遇到天气晴朗的日子,他忘乎所以,觉得自己与教室中的同学不分彼此。碰到刮风下雨,则“泪水和雨水齐飞仰望天空”。

   回到工地上,工友们调侃他,“有人考到80岁,你考到高四或高五,或许就考上了!”还有人更直接,“阿晓如果可以考上大学,我的肚脐眼都会说话!”

   3次高考后,他终于考上了广州市公安学校,尽管那当时只是一所中专院校。

   2.苦闷彷徨

   “深圳的万家灯火,没有一个亮灯的窗户属于我”

   刘晓的父亲曾许诺,如果刘晓高考成功,就将腕上那块上海牌手表送给他。第三次高考,刘晓拟定了以获得父亲手表为目标的高考计划,成功考上警校后,父亲却食言了,为他买了块六十多块钱的仿造品作为替代。

   刘晓戴着这块替代品,背着自己做的木箱和一袋行李,开始了在广州的学习生活。每天,刘晓都必须拧一拧手表上的发条,如此,手表才能正常运转。两年后,刘晓毕业还乡,手表的寿命也到了尽头。

   此时,父亲成了一名在当地小有影响的包工头,父亲的手表也由上海牌变成了瑞士进口的梅花牌。很长一段时间内[www.cyonE.com.cn/],手表在刘晓眼中象征着成功和权力。1993年,父亲去世,手表终于到了刘晓手中,却在不久之后被盗了。

   现在,对于身为博士眼镜董事长的刘晓而言,手表所象征的“成功和权力”的意义早已消解,他提了提左手腕的袖口,一只“泰格豪雅”手表露了出来,表面,大大小小的表盘有条不紊地运转着,“这是仿造的,只要380元。”他说。

   但30年前,他并不会想到后来在深圳发生的一切。

   那次短暂的深圳之旅使刘晓下定决心。回到大埔后,他开始申请调动。半年后,刘晓如愿以偿,带着28寸凤凰牌双杠自行车再次来到深圳。

   每天下班,刘晓都会骑着自行车,从解放路出发,沿着东门和国贸一带向外扩散。这一路,他会遇到尚未建成的金融大厦,3根巨大的柱子从地面耸起。那时,东门常有火车经过,刘晓支着腿架在自行车上,看着火车不紧不慢地呼啸而过。

   他最常去的地方是人民桥,在那里,卖打火机、香皂、雨伞及各类小食的商铺繁华,夜里灯火通明,这浓重的商业气息令他兴奋。有时去广州开会,他带着从人民桥买来的进口奶粉,夜里饿了泡上一碗,再配上一小片进口饼干,“味道都不一样。广州的同事都很羡慕”。

   再后来调到蛇口一带工作,刘晓在一户渔民家租住了8个月。蛇口自由、民主、文艺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时,蛇口已有许多外企,球场上,外国人与中国人一起踢着足球,流利的英语在上空飘荡。

   这一切都让刘晓感到新奇,但他最喜欢的还是黄昏到来的时候。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下班了,他们满面笑容,顶着一头时尚的卷发,穿着时兴的喇叭裤和缀满亮片的衣服,提着收录机,邓丽君的歌声便开始在大街小巷中穿行。

   夜里,年轻人在舞池中跳舞,大胆地讨论自由与民主。

   刘晓心生向往,寻思改变。但有时也会感到苦闷。曾有一个黄昏,骑着自行车在深南大道上“观察城市”的刘晓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阵雨侵袭。那时的深南大道两边空空荡荡,无处躲藏,刘晓伸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无力望天:深圳的万家灯火居然没有一个亮着灯光的窗户是属于我的。

[1] [2] 下一页

  微信搜索公众号[cyw993],关注[创鱼网],了解更多创业信息!

  刘晓:“眼镜总统”的创业血泪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27988.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