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故事 >> 创业教训 >> 正文

17岁CEO王凯歆:神话破灭 从身价过亿到人去楼空95后霸道女总裁

更新时间:2016-7-5 21:14:07  作者:杨眉、曾鸣 文章来源:GQ 
文章导读:“我可能就是不讨别人喜欢,我就是刁钻刻薄又无情,但这就是我的风格,谁都无法改变我。”王凯歆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写,“天才千万不要去迎合笨蛋,否则他们会觉得你连他们还不如。天才的内心本身就是与世隔绝的,孤独得只剩下自己的影子。”

  王凯歆:神话破灭

  从身价过亿到人去楼空 这位95后霸道女总裁只用了半年

  17岁少女总裁王凯歆最近的日子不好过。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王凯歆,98年妹子。就像乔布斯、比尔盖茨、扎克伯格一样,这位今年才刚刚成年的创业者,也早早地辍学了。最初她做的是微商,通过“QQ空间”售卖一些95后主题的个性衣饰货品,据称最好的时候月销售额达到50万,每月赚好几万元。

  于是她从中嗅到了商机,并在去年成立了深圳大爆炸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一个专注于青少年细分领域的电商平台——神奇百货。售卖的都是一些“二次元”、“萌萌动漫风”等95后、00后感兴趣的物品。

  相关数据显示,神奇百货在推出6个月后,便获得了五六十万的用户,日单量超过1000单,营业额超过1000万元。

从身价过亿到人去楼空 这位95后霸道女总裁只用了半年

  2015年1月,王凯歆还带着神奇百货参加了北京卫视的创业真人秀《我是独角兽》,以一句“让你们赚够95后的钱”,引得现场五个资本大佬争抢。一个月后,这家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便获得了来自经纬中国领投、真格基金、创新谷跟投的2000万A轮投资。

  拿到投资后的王凯歆身价估值上亿,成为了95后创业者中的一颗闪亮新星。当时,她也对员工说过这样的话,“明年我们要站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敲钟!”

  说到这里,你会觉得这一个非常完美的故事。

  然而,质疑往往也会跟着赞誉一并袭来。今年5月,GQ中国的一篇头条文章《17岁CEO王凯歆:风口少女的神通与孤独》,将这位年轻的霸道女总裁推向了风口浪尖。

  这篇文章所描写的王凯歆粗粝、霸道,甚至是有些人格缺陷和心智不健全。比如公司运营数据造假;招人全看面相,长得丑的矮的黑的有痘痘年纪大的都不要;各种奇葩理由开除员工,各种欺骗员工不给工资、不给离职补偿;甚至还包括言而无信、挥霍无度、没有家教、缺乏基本常识等等。

  铺天盖地的谩骂和嘲讽将这位年轻的创业者置入了舆论的深渊。

  然而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

  前几天,一神奇百货的前员工在知乎上爆料(神奇百货创始人王凯歆是不是又出事了?),原本是高高兴兴地去上班,却发现公司不见了,整个办公室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空房。而当她点开公司微信群,希望问个明白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踢出去了。不仅员工工资尚未结算,甚至连保洁阿姨的工资也没结算。因此有网友吐槽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公司搬家却没有通知我。

  随后,一大波诸如“95后创业者跑路?”、“95后创业者跌下神坛!”、“连保洁工资都黑”的报道相继而来。

  而一直没有露面的王凯歆也在最近作出了回应:神奇百货只是搬家。并声称公司搬到了高大上的办公楼,知乎上的帖子是前公关总监张嫣带头发起的对公司的诽谤和攻击。

  但不管是跑路还是搬家,神奇百货无疑已经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据爆料信息称,此次公司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无故辞退11人,裁员幅度达50%,而剩下的这10来人都是刚刚入职不到一个月的新员工。更夸张的是,被裁掉的这11个人是两个部门的所有员工,其中一个部门是供应链,一家电商公司把供应链部门给裁了,这不相当于自宫行为?

  而这次搬家看上去也并不是所谓的为了营造更好的创业环境,只不过是给剩下的10来个新人找一个更便宜的地方、节省开支。

  我们都爱看励志的故事,尤其是少年英雄的故事,但往往这样的故事也容易被撕破,让人留得无尽的唏嘘。在全民创业的大浪潮下,似乎人人都可以拥有一个英雄梦,但这也是最容易破碎的梦。

  事件的真相仍待检验,无法回避的问题倒是已横亘在疾驰的造富列车前:浮夸的表演就能再造自我?虚拟个平台真能定义未来?当漫天“快钱”的狂欢过去,“双创”需要真正持久的动力去推动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概念”已不再吃香,扎实的研发和切实的创新,才是竞争力。

  对“逆袭”的渴望是人之常情,可社会也维持着它相对的公平。任何弄潮儿都要经受来自大众的考验,其中的滥竽充数者,早晚会被巨浪击倒。

  这么看来,关于王凯歆的报道更像是一个沉重的提醒,告诫着每一个追梦的青年,去付出配得上自己豪言的努力。

  以下为文章《17岁CEO王凯歆:风口少女的神通与孤独》全文:

编辑:曾鸣 撰文:杨眉、曾鸣 采访:杨眉

摄影:席敏 视觉:梁爽

━━━━━

  “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那么一个17岁的未成年女孩呢?作为互联网创业风口的新访客,王凯歆高一辍学,不到一年,已拿到逾千万的 A 轮投资,拥有一家估值6000万元的公司。

  相对课堂,创业是一个更为残酷的考场。当下中国,平均每分钟有八家公司创立,虽然其中百分之九十会以失败告终,但成功和暴富仍吸引着人们前赴后继。目前来看,王凯歆是创业队伍中的佼佼者,她甚至作为“双创代表”得到了领导人的接见。

  若只看凌空蹈虚的身姿,王凯歆如有神通。但如果这些财富和成绩是大风刮来的,有多少人担心过她摔下来的结局?在这个鸡血和虚妄的年代,谁又能看到她背后的孤独和危险?

━━━━━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句口号在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被提出来的时候,王凯歆16岁,刚刚升入西安航天中学的高中部。她读书中不溜,一顶童花头矮矮压在扁塌塌的脸上,样子也不起眼,做生意倒卓有成绩。在 QQ 空间做代购,零食、休闲鞋、学生用品卖给同龄人,每月挣得过万。快要中考那阵,妈妈给她报了封闭式补习班,班上不许带手机、上 QQ。妈妈好一阵哄她:“你放心去上学,你的生意我给你管着。每个月给你保底五千块钱。”

  妈妈跟着几个姐妹开服装店、小超市,要管王凯歆的生意,王凯歆还不放心,来回教了她两遍。她去人家的淘宝网店扒图,发布在自己的 QQ 空间,议价,下单。收货地址从一个窗口拷贝到另一个窗口,只要抬价得当,白手就能赚钱。要有人问,还能够便宜点吗?就吃准了对方,不能便宜咯,最后两双了,果然人家就打钱。要有人问,在吗?就别回,过个半天再丢句,干嘛?我很忙。反正这种人不会有多大意向。

  去补习班几天,王凯歆就逃回家来,只说不去了,跟坐牢一样,忙着要手机去看 QQ。一看一大堆没回复的信息,气得她哭出来,在那里就不放心,就知道你会是这样结果!多少生意让你耽误了!妈妈笑说:“你别管了。我给你五千块钱!”她张口就说,再也不相信你了!

  中考过了,王凯歆的网店生意做得更开。发展了加盟商,同样的手法教给别人,加盟费从一百块一路收到四百块;又去街上派发零食,扫二维码做推广;又三天两头从网上买书来看,经管、创业题材的畅销书,商业人物传记,小床上摊得到处都是。“微信营销”、“CRM”、“本地社群”,这些词零零落落记在本子上,像她过去积累外语生词一样。新一套的商业语汇也像外语一样,跟妈妈外婆、跟同学、跟谁都讲不起来。

  有天在快餐店吃饭,隔壁桌的女大学生说找不着工作,工资还不到两千。王凯歆听了就去高校里贴广告,花七十块的日薪招了两个大学生。她跟妈妈说,你看,你还逼我要考什么狗屁大学。这两个大学生真讨厌,一个礼拜一双鞋都没卖出去,还白废我教他们那么多遍,还不如我同学。王凯歆的妈妈离了婚,平时起早就去店里忙活,再回头往家打电话,叫女儿起床上学,几个店料理一圈下来,到大晚才回家,顾不上女儿。她想凯歆就是霸道一些,也好自已一个人不受欺负。

  暑假里王凯歆一个人泡在星巴克,遇上生人搭讪。是个来西安出差的深圳商人,叫林劲峰,参股了几家酒业公司,也有自己的投资公司,和巴菲特共进过午餐,又有人给他写了本自传性的书,叫《远离风口:林劲峰的投资逻辑》。他说起王凯歆:“这个人来者不拒。你问她什么她就答什么。她说她在卖鞋,我就问她怎么卖。她说在 QQ 空间里卖,我就加了她 QQ。”

  林劲峰后来向王凯歆介绍了公司负责新媒体的下属,下属又介绍了一个做自媒体的朋友,朋友又推荐了“罗辑思维”的西安微信群。最后,凯歆在这个群里看到了“西安泥巴创客空间”的活动信息。比起北上广深,西安这座内陆城市的互联网创业者不多,创业的热气也薄。“泥巴创客空间”是西安仅有的两家创业社群之一,2014年7月才成立。王凯歆交了两百块钱,成为社群第一批的三十名会员之一。群里分享创业相关的新闻和分析文章,王凯歆看不懂,就去百度上做功课、去关注微信公众号。“我想跟他们混在一起嘛,至少我要听得懂他们聊什么。”

  2014年12月23日,王凯歆第一次去“泥巴创客空间”的线下活动,参加研讨预言学畅销书《失控》。“像我这种人绝对不会把这么厚的书去读完,我就直接看了大纲,把一些重点内容看完。”她是个实用主义者,“我能快速发现机会,然后快速学习,去拿到这个机会。我是有目的性的,中间过程跳过,只要达到最终的目的就可以了。我喜欢走捷径,只要最终结果达到了,过程不重要。”她在研讨会上发言,夹在平均年龄三十多岁的一堆人里。“泥巴”创始人陈政说她:“想法挺有深度”。

  

针织衫 印花抹胸裙 均为 Moschino

  学校越来越待不住。王凯歆和同学聊天,觉得他们“蠢蠢的”、“思维单一”。放了学她就忙去做生意,做到夜里两三点,白天就犯瞌睡,老迟到。老师当着全班的面说她,“看看,又迟到了,天天迟到。”

  王凯歆被罚站在教室后边,心里的自己却立在“一个更高的格局上”。学校教的不过是十多年前的知识,她修习的是更先进的方法论和思维模式。她想象自己的商业帝国拔地而起,她会身在一座最高的玻璃塔尖,再不是这间笨实的教室。周末一有空,她就搭上出租车奔去创客空间在科技路的“基地”,少见地准时。

  2015年1月23日,泥巴创客空间承办了“Startup Weekend(创业周末)”活动。100名参与者要在54小时里,扮演策划、设计、产品经理、销售等角色,组成临时团队,讨论出一套创业公司的商业计划来演示给评委。王凯歆在里面年纪最小,演的却是“CEO”的角色,另有六个人愿意和她组队。她提出“拇指购物”的设想,做一款“90后轻社交购物平台”,拿到了活动的第四名。第四名没有奖品,倒撞上另一个机会。团队里有个大学生开玩笑说,有了这产品,可以去融资了,交出一个叫朱波的微信联系人。这是深圳的天使基金公司创新谷的创始人。

  凑巧朱波当周要来西安参加项目会,王凯歆和他联系,加插进了项目会做路演。她演说得吞吞吐吐,好坏把逻辑讲清楚了:青少年有消费能力,买东西的口味成人又不懂,她可以来做一家专门迎合青少年的电商平台。朱波会后留她下来详谈。他挖掘过“超级课程表”、“礼物说”、“兼职猫”几个创业项目,创始人都是90后———当时“90后”的标签还很惹眼,“超级课程表”的创始人余佳文就是这样在媒体上热闹过一阵。

  朱波跟王凯歆说,要创业就得去深圳。王凯歆回去就跟妈妈商量,妈妈只觉得是碰上了传销组织,她被女儿领着去见朱波,那朱老师一看却是很有文化素质的人。但妈妈一心望女儿上大学,“那种可以分配工作的、学历高一些的重点大学”。妈妈自己只上过卫校,王凯歆要去深圳,自然是要休学不读了。母女为这事情起了争执,妈妈怕女儿跑了,收了她的身份证。王凯歆借说办网店手续要用,又骗回来。一天妈妈回家不见女儿,只有一纸信,向她约定一串安全暗号——凯歆1、凯歆2,一直到凯歆7。王凯歆说每天发条短信来报平安,过七天就从深圳回家。

  2015年的春节,王凯歆带着创新谷的投资协议回到西安。协议上说明向她提供230万天使资金成立公司,占公司33%的股份。朱波叫她也不急着签字,先回家过年,想明白了再来深圳。“我不鼓励高中生创业,完全不鼓励。但是如果一个高中生,包括00后,她愿意要去成功,那我就支持她。——但是我们希望至少16岁。16岁之前你不能拥有股份,那就很复杂。”

  妈妈看不懂协议,心里直想,真万一是个好事情,她倒把孩子耽误了。她做了家长似乎该做的嘱咐:“不管任何合同,一字一句地看,每一个逗号都要看清楚。跟别人签字的时候也要注意,不能两张纸压到一块签,一签会印到下面去。”

  过完年王凯歆带着自己几万块的积蓄去了深圳。离开母亲倒不难过,小学三年级起她就周转在几户做托管生意的人家里,也没很要好的同学。她是个“没什么牵挂,没什么羁绊”的人。

  妈妈在家一想起女儿本来该要高三,还是千头万绪,好像该替女儿联系起老师同学,好像该理出课本来。女儿几次讲明了不回来,她还是存着念想。“她说你要是怎么怎么,你就把我前途耽误了,我就毁了。我说怎么毁了,考大学出来有一份好工作啊,有稳定的收入是不是才能幸福生活。她说几千块钱能够幸福生活吗。我说,你上了大学之后要做生意,我哪怕给你钱,我帮忙跑腿都行。一直要她考大学,只差一年半就高考,相当于我这么多年所有的心血,盖的这个房子马上完工了,只差一点点。她跑了,我感觉我整个都垮了,这个房子没了。我说开心,你跑了我这个房子就塌了。”

  王凯歆的妈妈称呼女儿,有时候是“开心”这个小名,女儿去了深圳以后不自觉地是“人家”。

━━━━━

  过完年,王凯歆来到深圳开始创业。同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写进了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接下来的三个月里,王凯歆像读预科一样,常常从南山跑去福田的24小时书城看书。“来深圳是拍脑袋决定的事情,真要在孵化器开一个公司,对我而言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我以为是玩玩的事情,没想到来真的了。”她有点忐忑。她告诉自己,可别又回到西安那个旧世界里去了。

  6月3日,创新谷的资金到账,王凯歆跑了工商财务的种种手续,注册成立深圳大爆炸科技有限公司。她人未成年,创新谷 CEO 肖旭替她代持法人资格。

  廖智伟成了公司的第一个员工和合伙人。他24岁,刚刚大学毕业,学轨道交通专业。他参加过创业比赛,也在互联网公司实习过,想改行做产品经理,设计手机应用,以后自己创业。他两岁的时候,家里应着改革开放的政策号召来到深圳特区。他在这里长大,但觉得自己称不上深圳人。“真的深圳的同学,‘这栋楼是我爷爷的’,‘那栋楼是我奶奶的’,现在一手房成交价九万。所以我从来不说我是深圳本地的,只是说我从小在深圳长大。”但这城市是个巨大的幸运开奖盘,一轮一轮还在不停转下去。“以前我家外面是海,伸筷子可以到海里夹螃蟹。现在都填上了,隔几年就会造出新的东西”。

  王凯歆在咖啡馆面试了廖智伟。见面前她在网上搜面试题,“如何考产品经理”——那些问题根本不经聊,一抛全抛完了,就冷了场。廖智伟想听老板谈谈对95后市场的理解,“当时她连‘市场’的概念都没有。她会说她的心理,她同学的心理。她会说‘我是一个很会赚钱的人’。她说她爸妈都是做生意的,她从小就跟着去董事会。”

  再往后王凯歆招员工,创新谷就把公司在招聘网站上的账户借给她用,这完全是殊遇。廖智伟和几个同事心里热起来,私底下都说创新谷每年集中资源只押在一个团队上,以前是余佳文,现在轮到凯歆了。

  王凯歆招人讲“相由心生”。负责人事的王康威记得,有应聘者在外面干等了两三个钟头,凯歆去觑了觑,径直跟王康威说,太丑了,95后的公司怎么能招颜值这么低的人。王康威劝她好歹出去说几句。凯歆反问,我是 CEO 你是 CEO?应聘者在外面听见,起身就走。王康威一包火:“长得太丑了不面,太矮了不面,长得太黑不面,有痘痘的不面,年纪太大的也不面。你要我怎么给你招这个人。”创新谷在招聘网站上得到的面试者评分跌到了三星,选用得最频的标签是“面试官是火星来的吧”。

  

针织衫 印花抹胸裙 均为Moschino 蝴蝶结帆布运动鞋Ports 1961

  公司聚集来有二十多个员工了,几乎都是90后,大家还是同学一样玩在一起。公司的微信群里大家发连串的表情图,气氛快活。

  7月间,公司忽然来了个80后,模样精干,说话漂亮。王凯歆得意,宣布这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叫齐自盛,美国留学回来的,在华尔街工作过。凯歆看到履历,一通电话把人从北京挖过来了。没几天,技术部挑大梁的吴艺光发现,他也不懂技术,坐在工位上装模作样,光是按键盘,上下左右,上下左右。

  不到一个月,吴艺光和廖智伟忍不住了,和技术部全体员工一起把王凯歆叫到公司,弹劾齐自盛。当场又抖出件事来——有天王凯歆不在,来了个面试者,带着一个演示的小程序,说是做了四个月,齐自盛嘱咐他,等下 CEO 来,就说只做了一个月。王凯歆问齐自盛为什么骗人,齐自盛解释:他要说四个月,你会觉得他很不行。凯歆宣布齐自盛降级,去做网页开发。齐自盛不干。其他人齐声要他走人。齐自盛堆笑也按捺不下场面,看着王凯歆,王凯歆直板板说,那你走罢。齐自盛不多说了,翻然就收拾起东西。吴艺光看看他,又觉得这人也并不怎么坏,让大家一起帮他拿东西,送他下楼去。

  齐自盛离职没多久,公司被黑客攻击了。手机应用还没发布,成天就有手机号码填进来注册,服务商一条条扣短信费,号码却全是假的。接管技术部的吴艺光查出攻击者的IP地址在珠海,想起齐自盛去了珠海。王凯歆打电话去问他,那头承认了。原来他走时没领到工资。王凯歆当天打了钱,齐自盛还了账号。之后程序再出错漏,大家就开玩笑:“这 bug,我看肯定是那个狗人弄的。”“那个狗人还是挺奸的。”

  9月,终于完成了安卓版的上线,苹果的应用商店偏赶上 iOS 系统升级,要迟一个月。星期天的凌晨两点,凯歆在微信群里点名催促 iOS 的技术人员。技术人员解释:“APP 都在更新,都在等着排队,我们的 APP 也在排队。这个东西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们也得按照苹果公司的规定来。”他们又找了网上的说明信息发在群里给王凯歆看。王凯歆只说:“我不管。我就要上线。”又点名人事:“让开发星期天加班搞定这件事。”

  第一个技术人员回了话:“能力不足,周一离职。”跟着另外两个人也回了一样的话。事情眼看不能收场。王凯歆私下交代王康威,把这几个开除,重新招,大不了花四五万都不要他们。王康威劝她:“都开发三个月了,现在立马让谁接手谁都做不来。他们三个要在里面弄一点漏洞,你整个 APP 就垮掉了。”王凯歆发了狠,说大不了我就不发 APP,我不上线了。王康威忙说:“你是不是疯了?”又哄着王凯歆,说他去跟技术部道歉,说微信都是他拿凯歆手机发的。王凯歆周一没在公司露面,尴里尴尬地让事情过去了。

  从前“拇指购物”的名字已经改叫了“神奇百货”。那是《机器猫》里的道具,百货大楼形状的小方盒,钱投进去,迸出小人国尺寸的商品。孩子们罩上奇幻的眼镜,把这些小商品看作正常大小来过家家用。

  神奇百货的团队在淘宝和阿里巴巴上搜寻迎合青少年的商品和店铺,对商品图片重新加工,擦除店家的水印,添配文案,发布在他们自己的平台上。顾客在他们这里下单后,他们再根据订单一件件去这淘宝和阿里巴巴上买,还得跟店家讲明,包裹里不要放那些显示店家信息的收据、优惠券。有些店家发现自家的图片被神奇百货盗用,打电话过来追究。在“知乎”上有个提问:神奇百货的发展前景如何?有人回答:“抄袭好意思吗?”附上了他们盗图的截屏证明。

  神奇百货的核心业务还是像王凯歆从前在 QQ 空间上做的代购生意。代购能挣钱,但神奇百货为了吸引用户,原价转销还补贴邮费,赔本赚吆喝。王凯歆坐在 CEO 的位子上,过去一个人干的买卖动作,拆解到各个团队上去,她指挥起来,好像自己的手脚忽然都不顺心了。选品的工作分给编辑部,他们把网上搜到的商品记录到表格上,给她过目。选得好不好全看她的喜好,没有规范,编辑部免不了挨骂。“丑成这样你们也选,有没有脑子?——这用想吗,啊这么丑?”骂多了,四个选品的同事联名辞职。王凯歆哭了一场,第二天说,昨天还是小伙伴,今天就是陌生人了。他们跟我没关系了。

  王凯歆的指示对同事来说,仍旧没有太多辩论的余地。她据着自己的年龄来说话:“我是95后,我最懂95后。”开发手机应用的时候,王凯歆一定要添一个倒计时功能,购物车里的货品二十分钟里不结算,就会自动清空。王凯歆说:“95后就喜欢给人打一拳的感觉”。其他人劝她不要冒险,她不听。应用上线以后,用户留言抱怨“购物车倒计时是个什么鬼!”王凯歆让技术部把倒计时的功能去掉,又让编辑去删去平台上所有的差评留言,否则让她看到就要受罚。

  廖智伟在王凯歆这里挨骂最多,忍吞久了,大家调侃他是“缩头乌龟”。2015年的国庆前夕,廖智伟也忍不住辞职去了,王凯歆又哭了一场。

━━━━━

  到了年末,天使轮的钱差不多花光了,公账发不出下个月的员工工资。王凯歆一个月里四处找A轮资金,赶上资本寒冬,谈了三十几家投资机构都没成,反过来被投资人教了一堆做人的道理。王凯歆觉得他们没资格批评她,“他们无非就是看看风口,赌赌赛道。他们都没有做过创业,只是懂一些概念,纸上谈兵,屁都不懂。我商业模式有问题,那行,你怎么不去做?”

  新来的公关总监张嫣出主意,让王凯歆去上北京卫视的创业真人秀《我是独角兽》,经纬中国、真格基金和另三家投资机构的合伙人都在上面。王凯歆依主意报了名,排练了两天,套上及腰的金色假发,头边斜卡一顶黑白花帽,一副二次元的打扮开手阔脚登了场。

  “大家好,我是凯歆,今年17岁。今天我带来的项目是——神奇百货,一款针对95后的电商平台。——在场的投资人,投我的话!我会帮你们在未来,三到五年!赚够他们的钱!95后的钱!”

  对面排坐的五个投资人张眼抬眉,这孩子太小了。真格基金的 CEO 方爱之说,王凯歆跟他们甩出“23333”、“前方高能”这一串词,她都听不懂,她想自己是不懂95后。

  “神奇百货自上线两个月以来,每天订单上千单!”

  “每天?上千单?”

  “对!”

  投资人左右相看。

  “以后我女儿可能在10岁就让她弄一家公司。”“那我儿子到5岁我要让他独立。”都笑起来。

  “1500万,出让25%的股份。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王凯歆笑说。画面敲出两块金砖似的方头大字,“成交”。一匹插翅天马凌空飞出,光彩闪耀过场,A轮就这么谈成了。

  走出电视台,王凯歆找了家涮肉馆吃饭,又是高兴又是疲乏。肉片在滚滚的水泡里缩了样。公司上下都清楚,一天订单超过一千笔的业绩,他们只在“双十一”里冲到过;说有一百多家供货商,实际上连十家都不到。

  2016年1月28日,大爆炸科技宣布获得经纬领投,真格、创新谷跟投的 A 轮投资。王凯歆告诉我,真实投资额一千多万,公司实际估值6000万。

  年后,神奇百货员工扩张到50人,从创新谷的孵化器搬出,拥有了三百平米的独立办公场地,一个月后又换去了个一千平的新办公室,团队规模扩张到80人。当初为融资献策的张嫣升任副总裁,薪水跃为全公司最高,公关部从光杆司令增加到了七个人。

  方爱之在节目前没看过任何对95后消费市场的评估分析,也没听说过王凯歆和神奇百货。但她相信这个创业者的年龄很容易吸引媒体,也更理解95后的消费群体。年龄就是她手里的那张百万英镑,她总跟投资人说:“小孩的需求,大人搞不懂。”

  朱波深以为然。“谁把控住了新生代,谁就有未来。”朱波拿青少年喜欢的 QQ 当例子,“只要抓住这些年轻的,他们长大的时候,习惯都在这里延续。我们这些曾经看不起 QQ 的人,都没有办法,都要被拉进去用 QQ。所以现在新生代的很多东西,投资人都特别关注。”

  但朱波也提醒凯歆,她不会永远十七岁,经营公司要有个长远可用的机制来监测这个年龄层的兴趣潮流。王凯歆告诉他,公司组织 QQ 群,拉了全国各地学生入群,商品都是学生推荐给公司的。回头又交代选品的同事统一说辞,投资人那里不要乱说话。

  “我挺佩服她的,”方爱之评价王凯歆,“关键是人。这个人值不值得投,我愿不愿赌这个人。”方爱之六岁半独自坐飞机到美国,觉得自己已经很独立,但也“没有像凯歆这种勇气,能自己创立公司。”17岁的时候,她还在美国求学。

  方爱之没有去过王凯歆的公司,3月底在网上问起王凯歆数据,往凯歆告诉她成交额相较四个月前,已经翻了十倍,每个月达到几百万。方爱之觉得这个数字并不突出,但可以接受,神奇百货还处于发展早期,她愿意付出耐心来等待它自然成长。

  方爱之说,她只有一条红线,“不能骗人”。

  

火箭图案棉质九分袖衬衫 Fiona Chen 荧光吊带阔腿九分裤 Hua Jia 椰树装饰运动鞋 Joshua Sanders at I.T

  但神奇百货技术部的一名工作人员描述他们平台的成交额:“1000单是周六、周天这种特殊日子,平均下来一天是不可能达到1000单的,有的时候最低出现过200单。平均下来,一周每天400单到500单左右,好的周可能会突破到700单,就好比 CEO 出去做一次演讲,或者是什么活动,注册用户和下单量会有个暴增。客单价约是20块。”根据这些描述计算,月成交额难以达到百万元的量级,离王凯歆报告给投资人的“几百万”月成额相差甚远。另外,神奇百货一直向外界声称有60万注册用户,但截至3月底,实际注册用户不到30万。

  员工对王凯歆扯谎赖账已经见惯了。手机应用开发收尾的时候,王凯歆强制技术部七个人加了近三个星期的班,夜夜忙到十点回去。王凯歆只说忙过这阵给每人奖励五百块钱。应用顺利上线后,有人记起奖金的事,但王凯歆不认这三千五百块钱了。有人把她的承诺截图发在群里,想她赖起来,至少朱波会看见。正等个说法,王凯歆翻手就解散了这个群,聊天记录全不见了。朱波那头只知道凯歆来说要把他踢出群,她以后自行管理,乐得想是“小孩子长大了”,是时候行权了。

[1] [2] 下一页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17岁CEO王凯歆:神话破灭 从身价过亿到人去楼空95后霸道女总裁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39833.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