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故事 >> 网络创业故事 >> 正文

梅花天使吴世春:40万元投资4年赚回6个亿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7-2-13  作者:商界杂志/梁玉龙 文章来源:创业第一步网 
文章导读:2009年,吴世春投资了40万元给玩蟹科技,占股20%,四年后,玩蟹科技被掌趣科技以17.39亿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吴世春的40万元获得了6亿元的回报,比当初的投入整整翻了1500倍。

  天使投资人吴世春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你后悔没投张一鸣吗?2014年之后,互联网圈里还能搅动BAT竞合大格局的,只有王兴、张一鸣和程维。吴世春看上去离张一鸣很近,他们曾在酷讯共事。那时“今日头条”尚未出世。 

  —遗憾吗? 

  “谁知他这么快就拿到钱了。” 

  观心内省,吴世春更愿意把自己比作郭靖,“比较笨,一步一步来。” 

  2016年7月21日晚,梅花天使吴世春第一次做手机直播。创业、人脉、投资,这些他如数家珍的话题,因为紧张,说得磕磕巴巴,场面有些尴尬。 

  但是粉丝的热情没有受到影响。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最多有128.1万人同时观看了这场与荷尔蒙无关的直播,累计播放2 000多万次。一个月前,“话题女王”柳岩的移动直播首秀差不多也是这个数据。 

  寒冬过后,一地鸡毛。中国创业者还能不能创造传奇?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取决于投资人行不行。 

  所以当把40万元赚回6个亿、汪峰创业背后的男人与放牛娃、失意的连续创业者这些标签放在一起时,谁会在意吴世春在镜头前是否紧张? 

  人们围观的,是一次天使的展翼,一个男人的逆袭。 

  德扑玩家投资局 

  笨和精明是相对的。 

  位于北京亮马桥的梅花天使办公室里,墙上一副相框引人注目。42张百元现钞整齐排列装裱其中,底部写着“XX投资机构德州扑克大赛—第一名”。这是吴世春的战利品。输家的姓名被签在这些现钞上,代表着各自的主人,向吴世春的牌技致敬。 

  10年前,还是一名创业者的吴世春,在一次与投资人的聚会上学会了德扑。而今的他,俨然国内投资圈公认的德扑高手,水平之高足以与世界冠军对垒。 

  从华尔街到中国金融界,为什么德扑备受投资人追捧?因为其中隐含各种相似的交易策略和风控策略。 

  冬天显然有冬天的好处,优质的项目活了下来,不合适的项目被淘汰,而且价格便宜。这种大环境的优胜劣汰往往为投资人喜闻乐见。

  吴世春最成功的一次投资也是发生在资本的冬天。

  2009年,从吉林大学毕业十年后,吴世春的第三次创业失败了。他的首次创业发生在2002年,做视频广告系统,2003年去了百度,待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离职后,他又和孙志强做企业通讯工具,苦干了几年,没人愿意投资。而吴世春决定与陈华做酷讯后,见了第一个投资人就搞定了投资。面对突然被主流资本市场认可的惊喜,一扫前期失落的吴世春和陈华都很兴奋,特意去喝了点酒,然后跑到华清嘉园租房子,上BBS招人,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

  如果不是2008年出现那场创始人与投资人之间的变故,吴世春和陈华或许还在耕耘着酷讯。历史永远不能假设,但结局令人唏嘘不已。酷讯如今被并入了美团,而吴世春和陈华都开启了各自的事业。

  吴世春创业次数多,但一直未能大成。被投资人从酷讯排挤出来之后,吴世春还安慰陈华,继续寻找下一个风口,瞄准时机东山再起。陈华意识到自身能力的缺陷,最终还是去了阿里巴巴。

  也差不多这个时间,玩蟹科技创始人叶凯找上吴世春,寻求投资。叶曾是酷讯工程师,之后还在百度待过一段时间。

  饭桌上,两人滴酒未沾,叶凯拉着吴世春,讲述他过去做了什么、现在想做什么、做出来能挣多少钱。

  半个小时后,没有任何投资经验的吴世春心动了,决定出手他“职业生涯”的第一笔投资——40万,占股20%。

  先不论后期回报,相比于当前动辄上千万的天使投资,这显然是一笔划算买卖。这得益于2009年前后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风险投资市场受到波及,资本进入寒冬。也正是大环境的趋冷,使得吴世春的第一笔投资以很低的价格拿到了相当高的股份。之后叶凯又找吴世春借了100万元,因为是借款,所以没占股份。

  这笔投资彻底改变了他的创业生涯。四年后,玩蟹科技被掌趣科技以17.39亿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吴世春的40万元获得了6亿元的回报,比当初的投入整整翻了1500倍。

  这种回报显然也是吴世春始料未及,“如果想到了的话我就多投资一点了。”回想投资处女秀,他并不否认其中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一方面估值低,没被稀释;另一方面也赶上了手游风口。

  创投圈一直崇尚一战成名的故事,1500倍的回报足以打动任何一位出资人和创业者。朋友看他投资有一手,也鼓励他转型全职做投资。

  2014年5月,梅花天使成立,在此之前,投资只是吴世春的副业,个人出资投了十几个项目。机构的成立意味着他正式从一名创业者向专职投资人的蜕变。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里,他看过的项目将近2 000个,投资了其中的数十个,包括车和家、悟空保、99广场舞、HIGO、村村乐等。加上唱吧、趣分期、蜜芽、赤子城、福佑物流、小牛电动、FIIL耳机等,吴世春至今投资了近200个项目。 

  乍一看,这些项目的类型杂乱无章。业内许多天使都有偏好或者擅长,吴世春却没有。他当然不是一个全才,而是利用了德扑里的风控思维。 

  从某种程度上说,德扑和天使投资都是概率游戏。绕开那些已经被证明的坑,自然就等于提高了赢的概率。 

  所以,吴世春没有投资标准清单,只有一个负面清单—不投大学生、不投过于依赖关系和资源创业的、不投股份过于平均和创始人股份过低的、不投年纪太大的、不投夫妻档。除此之外,皆可考虑。 

  和在牌桌上一样,吴世春能够在紧张的环境中保持大脑高速运转,冷静捕捉对手的心理,一旦认为对味,就会变成丛林中的一只狼,迅速扑上去完成捕猎。 

  与看过的项目数量相比,吴世春出手次数并不多,但犀利、果决,最快的一次签约用时不到10分钟。 

  在这匹“快狼”的带领下,梅花天使成立仅仅两年便跻身中国早期投资机构十强。在某媒体评出的活跃度榜单中,“快狼”位列三甲。 

  创业天使 

  “还有两拨……”吴世春一脸歉意。此时离他与《商界》记者约定的采访时间已经过去了3个小时。这一天,他见了六拨创业者,签署了100多份文件,举行了一次电话会议,一次部门会议,外出做了一次演讲,晚上还有一场股东会。因为频繁出差,他甚至把办公室搬到了机场高速附近。 

  辛苦当然不值得炫耀。毕竟在商业丛林摸爬滚打,谁不勤奋?还是要看方法论。 

  不同于多数投资人的高起点,吴世春小学砍柴放牛,初中卖冷饮,高中去服装店、游戏厅打工,大学期间承包录像厅,做家教。后来,他有多达五次不算成功的创业经历。 

  2006年,在先后结束了视频广告系统、企业通讯工具两个项目,并在百度短暂工作一段时间后,吴世春和后来的唱吧创始人陈华,联合创办了酷讯网。 

  这是一个解决火车票购票难的工具,上线之后,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20天之内,访问量蹿升到全球1 000多位。3月份进行了A轮融资,6月份就拿到B轮。 

  吴世春和陈华为投资人描绘了一个几乎可以挑战百度的蓝图。融资之后,酷讯同时做了好几个产品:房产、旅游、招聘、租车、汽车,还有火车票。 

  然而,战线过长且没有在任何一个领域取得领先地位的结果,与2008年爆发的全球经济危机不期而遇。投资人和创始人矛盾激化,吴世春和陈华出局。 

  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总结这段经历,吴世春认为贪婪不仅是创业者的大忌,投资人亦如是。如果当初不是投资人胃口太大,酷讯可能会更加专注,结果或许就会不一样。 

  所以在看项目和做投后管理时,吴世春对此尤为注意。比如,做校园贷的趣分期曾经尝试在产品上添加优惠信息推送,做类似“什么值得买”的产品,还有在线教学,吴世春第一时间否决。 

  再比如,吴世春坚持认为投资人在股权上可以强势,但不能变成投后管理上的强势,毕竟创业者才是具体的执行者。 

  一方面他不赞成创业者过度出让股权,另一方面他的投后管理理念是“有求必应”,而不是保姆式管理。“我们只在大的节点上会主动跟创业者沟通。” 

  成为个人天使之后,吴世春还有两次创业经历。其中“食神摇摇”这一项目的失败经历,最常被他提起。 

  2012年,大众点评已经初具规模,但是吴世春认为其并不完美。于是,借鉴并改进了大众点评,推出一个食神摇摇App。 

  “食神摇摇”刚登陆苹果的应用商店就获得了官方推荐,并且一度稳定在App Store免费排行榜的前列。这让吴世春自信地喊出了“用三年时间赶超大众点评”的口号。可事与愿违,三年未及项目宣告失败。 

  最近,吴世春会见了一位90后创业者,正是基于自己这段经历,他婉拒了对方一个网络社交类项目的融资请求。 

  他总结了一个拐点论,用以判断项目的价值—如果你创造的是一个拐点,起初产品做到60分就够了;如果拐点已经发生,创造拐点的人做到了90分,后来者拿99分也无法打败前者。言下之意,此时做社交,和当年他做食神摇摇一样,多半都是炮灰。 

  做投资,就是大局与拐点的结合。 

  关键先生 

  “哪怕是你要找个风水大师,他也能翻出个人来。” 

  陈华这样评价他眼中的吴世春。在创投界,吴世春号称“人脉王”,他混的圈子有酷讯创业帮、05创业圈、中欧创投营、百脑汇(百度离职员工之家)、德州扑克圈、滑雪圈等。而酷讯创业帮则是他人脉网的核心。 

  2016年9月,一张照片传遍创投圈,一群人在沙滩上摆出K字造型,里面有梅花天使吴世春,唱吧创始人陈华,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融360联合创始人刘曹峰,好车无忧创始人彭程,趣分期联合创始人徐铮等。 

  “K”代表的是酷讯,照片里出现的人曾经全部是酷讯的员工。有人估算,他们创办的公司加在一起值近千亿元。 

  吴世春像一个伯乐,相中了一众千里马。尽管酷讯最终没能成功,却让这些人之间保持了创业期间的平等关系。而吴世春早期成功的投资项目正是来自其中,比如玩蟹科技、趣分期。 

  事实上,与“人脉王”相映成趣的是,吴世春性格腼腆,不善言辞。他认为,自己朋友多是因为懂得“做人不能怕吃亏”。当年玩蟹科技遭遇困境,他两次借钱给叶凯,总计100多万元。如果把这些借款换成股权,吴世春最终的收益远不止6亿元。 

  青山资本的张野则把他的这种能力高度提炼为—“关键节点”,总能为别人带去资源创造价值。吴世春对汪峰FIIl耳机项目的投资,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作为相识7年的德扑牌友,汪峰参与过吴世春不少项目的投资,比如基调网络。而当吴世春意识到国内耳机市场可以有所作为的时候,也首先想到了汪峰。 

  2014年8月,汪峰鸟巢音乐会结束后,吴世春给他打了个电话,“一拍即合”。但是只有汪峰的影响力还不够,科技产品的出炉需要更多专业人士的协作。 

  于是,曾经在华为短暂工作过的吴世春,拉来了华为荣耀前副总裁彭锦洲担任峰范科技CEO。在听过四五家技术团队的声音之后,汪峰有意请美国缤特力为其解决音效问题。又是吴世春出马,帮他搞定了缤特力电子及音频系统工程经理邬宁。 

  换句话说,吴世春为汪峰搭建了一个黄金组合。在他们的协作下,FIIL 峰范科技目前的估值超过了10亿元。 

  扮演关键先生角色的吴世春,不仅能识别、嫁接资源,还能作为催化剂,帮助他人最大化地发挥其能力和价值。 

  趣分期创始人罗敏之前离任好乐买副总裁时,陈华想邀请他进入唱吧,并请吴世春做个面试。结果,吴世春直接怂恿罗敏自己去创业。 

  “罗敏不卑不亢,自信真实,他把自己的优势和欠缺,能做到什么程度、哪些做不到都说得很清楚,这很吸引投资人。” 

  罗敏没有创业方向,吴世春干脆把自己看到的机会,像金融、教育、二手车逐个罗列出来让罗敏选择。最终,罗敏推出了趣分期。而吴世春则拉上陈华一起投资了他。 

  吴世春喜欢汪峰的那首《流年啊,你奈我何》,“命运啊,你奈我何;流年啊,你奈我何。”他很羡慕这种洒脱。 

  “我当然希望自己是令狐冲,但实际更像郭靖,比较笨。一步一步来,出身草根,慢慢地往上走。” 

  微信搜索公众号[cyw993],关注[创鱼网],了解更多创业信息!

  梅花天使吴世春:40万元投资4年赚回6个亿的男人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1366.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