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富视频 >> 聚焦三农 >> 正文

揭秘天价君子兰

2010-6-12  作者:聚焦三农 文章来源:CCTV7 
关注:
 
文章导读:80年代初,长春君子兰一度炒作成风。一盆好兰,价格往往是长春人月收入的几倍,甚至十几倍。逐步攀升的价格引起了政府的注意。1982年,长春市出台君子兰“限价令”,规定一盆君子兰售价不得超过200元。但随着君子兰成为长春市的市花后,限价令也不了了之。而当一盆君子兰能换一辆豪华皇冠轿车的故事广为流传后,君子兰一度被人们视为“绿色金条”。于是,为了寻找“金条”,很多人丧失了理智。在这场全民击鼓传花的游戏中,泡沫破灭的那一刻,声落花落,最后接花者就是最倒霉的人。为此当时的《人民日报》发表了《疯狂的君子兰》一文,对这种经济现象进行了抨击。

  CCTV7[聚焦三农]揭秘天价君子兰(2010.6.3)

  附:天价君子兰重出江湖

  君子兰原是非洲南部的一种野花,后传入欧洲和日本。20世纪30年代,日本将此花赠送给溥仪,作为珍贵花卉种植在伪皇宫花苑中。民间少有栽培。上世纪40年代中期,君子兰从长春等地逐渐向全国普及。君子兰经过几代人的培育,不仅塑造了她优美的姿态,也赋予了她深厚的文化内涵。在品质上,人们讲究“正看成一线,侧看如开扇”,形成了“纹、板、膜,座基和株型”的审美标准;说她美丽,“一季看花,三季观果,日日赏叶”;说她迷人,花迷们不辞辛苦,乐此不彼,追求名品不惜重金。白天为她辛劳,晚间灯下把玩品味,由此带来的遐想,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在君子兰花里蕴藏着财富;蕴藏着对美的追求;蕴藏着精神文化的生活。

  80年代初,长春君子兰一度炒作成风。一盆好兰,价格往往是长春人月收入的几倍,甚至十几倍。逐步攀升的价格引起了政府的注意。1982年,长春市出台君子兰“限价令”,规定一盆君子兰售价不得超过200元。但随着君子兰成为长春市的市花后,限价令也不了了之。而当一盆君子兰能换一辆豪华皇冠轿车的故事广为流传后,君子兰一度被人们视为“绿色金条”。于是,为了寻找“金条”,很多人丧失了理智。在这场全民击鼓传花的游戏中,泡沫破灭的那一刻,声落花落,最后接花者就是最倒霉的人。为此当时的《人民日报》发表了《疯狂的君子兰》一文,对这种经济现象进行了抨击。

  而如今,已经偃旗息鼓很多年的天价君子兰又重出江湖。在近日举行的第六届中国长春君子兰节上,一盆名为 “东方明珠一号”的君子兰标价3000万元,成为全场关注的焦点。其实,不仅这一盆君子兰爆出惊人天价,一些价值百万元的君子兰也随处可见。凡是历年花展中获奖或者夺得“花魁”称号的植株报价都在上百万元。人们惊呼:“绿色金条”热潮是否又卷土重来?花卉专家说,这些天价君子兰基本上是有价无市的状态。反倒是那些朴素的君子兰,花开得艳丽却不妩媚,而且价格又很平实,使爱花者趋之如骛。

  这其实是一种理性的回归。“君子兰产业发展的关键在于大批量生产,当君子兰的生产数量上来之后,就可以通过标准化养兰来平抑市场价格,君子兰的市场就会走向正常化。”很多专家都认为,如今的君子兰,在百花之中,她是经济含量最高的花卉之一,市场销量大,产品附加值高,在长春、鞍山等地已被列入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之一。君子兰及其产业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

  君子兰之所以特别受人喜爱,不仅是由于它鲜艳娇美的花容,更由于它具有一种其他花卉所无可比拟的优越性:这就是它既有令人赏心悦目的花朵,更有值得欣赏的碧绿光亮、晶莹剔透、光彩照人的叶片。所以,不少鉴赏花卉的行家认为:君子兰即使没有娇艳动人的花朵,仅仅它那犹如碧玉琢成的叶片,就已经是一些观叶植物所望尘莫及的了。她像一条纽带把人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她让人们向善向美,她的名字时刻提醒人们,行君子之风,做君子之人。

  相关新闻评论:

君子兰原是非洲南部的一种野花,后传入欧洲和日本。20世纪30年代,日本将此花赠送给溥仪,作为珍贵花卉种植在伪皇宫花苑中。民间少有栽培。

上世纪40年代中期,君子兰从长春等地逐渐向全国普及。80年代初,长春君子兰一度炒作成风。如今,普通君子兰价格几十至数千不等。业内人士估算,考虑到当时购买力水平,君子兰价格已较炒作高峰时贬值数十倍。

长春天价君子兰凋谢之路

1984年10月11日,君子兰被命名为长春市市花。当时,长春市家家户户都以养君子兰为荣,珍品君子兰的市价超过万元甚至10万元。而1985年6月,似乎一夜寒冬,君子兰价格一落千丈,垃圾堆里随处可见君子兰。而君子兰遭遇“黑色之夏”,源于四篇评论和长春市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政策。

长春市和君子兰,似乎有解不开的缘。20多年来,兰中君子在春城,命运起伏。

2008年10月7日晨,刚刚将养花大棚迁入新址,68岁的郭凤仪坐在成片的绿叶间,喝着茶水,目光始终不离盆中的君子兰。“整天就是这么看,40年都不腻。”

上世纪60年代,君子兰在民间还很少见。用现任吉林省君子兰协会副会长郭凤仪的话说,这种花在当时是毒草,养它,被认为是有资产阶级思想,而买卖,则是走资本主义道路。

但郭凤仪不管这些。1968年,他花180元买了一盆君子兰。代价是卖了瑞士手表和自行车。当时的目的只有一个,养君子兰能挣钱。

“兴起”

80年代初,市场供不应求,君子兰价格一路走高。一盆好兰,价格往往是月收入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1978年前后,长春开始有了买卖君子兰的市场。很多上了年纪的长春人总结出最初的君子兰情结:君子兰,名字响亮,观赏价值高。但它核心的魅力在于,巨大的市场潜力。

郭凤仪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市场供不应求,君子兰价格一路走高。一盆好兰,价格往往是长春人月收入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逐步攀升的价格引起了政府的注意。1982年,长春市出台君子兰“限价令”,规定一盆君子兰售价不得超过20 0元。

“巅峰”

端一盆君子兰,不用走完整条街,价格就能涨三次。

在郭凤仪看来,1982年春举行的“抢救国宝大熊猫君子兰义展”给君子兰的命运带来了转机。“义展门票收入1 7000多元,我们把钱送到农业部,一位副部长接待了我们。”

郭凤仪说,当时义展共接纳观众约2万人,开始原定门票0.5元一张,后来前来赏花的观众队伍排起了长队,门票也随之涨到1元。郭凤仪说,这次义展,让长春市领导看到了群众对君子兰的热情。

随后,长春市提出发展“窗台经济”,号召家家都要养3盆至5盆君子兰。1984年10月11日,长春市通过《关于命名君子兰花为长春市市花的决定》,君子兰正是成为市花。此后,限价令也不了了之。

市花的身份,让君子兰在市场上“艳压群芳”,天价纪录屡屡刷新。

55岁的养兰人李健回忆,当时,长春市民宅的窗台上,随处可见君子兰。“红旗街是早期的君子兰马路市场,端一盆君子兰,不用走完整条街,买家给出的价格就能涨三次。”

1985年1月,一位港商到长春凤冠联营花卉发展公司参观,看中了一盆名叫凤冠的君子兰,提出用一辆豪华皇冠轿车交换,被花卉公司总经理郭凤仪拒绝。

“那辆皇冠车在当时约值9万元。可皇冠每天可以生产,我用钱能买到,而凤冠是我多年精心培育的结果,况且没了它,公司还怎么拿凤冠命名?”郭凤仪还有一点顾虑,当时省级的领导干部才坐上海产的车,他要是坐了皇冠,太出风头。

风头更盛的是当时另一宗交易。吉林君子兰协会秘书长牛俊奇介绍,1985年初,长春一王姓养花大户将一盆君子兰卖给了哈尔滨客户,价格是14万元,创造了1985年之前君子兰交易之最。

长春市君子兰产业办公室资料显示,按当时伦敦金融市场牌价,14万元可买40多两黄金。有人算过,一株君子兰顶多不过二三十片叶子,1两黄金可塑成17.5平方米的金片,按此可制成几十盆“金花”。君子兰“绿色金条”的称号也因此得名。

-新观察

扭曲的市场造就“绿色金条”

用君子兰换冰箱彩电,一盆草最高能炒到十多万,大街小巷“人人养兰,人人说兰”,甚至引起了持枪、开车抢花窖的恶性治安案件。一种植物竟能在商品意识重新萌动的年代无比诡异地开出经济泡沫“恶之花”。

这真应了牛顿的话:“我可以计算天体运行的轨道,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

人人都知道一盆花不值那么多钱,但改革初期,刚刚嗅出“金钱是没有臭味的”人们,因为各有各的利益,无人点破这件“皇帝的新装”。这无疑是贫困已久的普通民众对财富渴望的一次妖魔式释放。

“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了,这场漩涡中,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倾家荡产。

这就像全民击鼓传花的游戏,泡沫破灭的那一刻,声落花落,最后接花者就是最倒霉的人。

如今,回放这段历史的母带,不难发现这个原本简单的市场逻辑为什么扭曲。

包括公款消费在内,畸形的投机把一盆草变成“绿色金条”,再到“绿色杀手”,这中间疯狂的不仅仅是市民、市场、还有“市长”。

市场逻辑本很清晰,君子兰价格涨落很平常,奇货价高不足怪,几个大户的操纵也翻不了溏,市场很热,但还不至于发烧抽筋。因为价高到没有购买力的普通百姓无人接盘时,市场自然就冷下来。可真正把“99度”水烧开的是政府的不当介入。先是限价,后又号召家家养花三五盆,甚至命名君子兰为长春市市花。

市场完全失控时,政府又不得不紧急叫停,君子兰经济大泡沫归于虚无。

“把约翰的还给约翰,把彼得的还给彼得”,能找市场的不找市长,这在80年代中期还是很奢侈的超前理念。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这样的泡沫事件像感冒病毒一样,每过一段周期,就会在不同的地区大爆发。“人性既然不变,而且各地相同,那么历史———对人类的以往活动记录———便能帮助人们预测未来,对比现实”。马基雅维利早一语中的。

一个现实的例子是,近年普洱茶创造了一个个神话,能买一幢房子却买不起一斤普洱。我们再次看到了地方政府全力 “推”,众商家合力“挺”,投机者乘机“炒”,顾客“跟”着感觉上的图景。

既然,人的本性无异于橡树林中的各种野兽,人生来就是贪婪的,那我们就能肯定,君子兰事件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它还会再发生。

人是逐利的,市场变幻莫测,供需两股力量总是暗流涌动,所以市场的疯狂是无人能预料的,我们能做的就是理性、冷静,等着风浪过去。而政府则应恪守监管之责,必要时予以调控,最忌讳的就是甘当推手,把泡沫越吹越大。

文章: 揭秘天价君子兰
  网址: /cfsp/12547.html
相关视频: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