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创业网 — 陪你走好创业第一步!

洗衣店面对成本压力积极求变

来源:未知时间:08-24标签: 当前位置: > 行业分析 > 手机阅读
  中新浙江网7月30日电 温州600多家洗衣店应对日益增加的成本压力,正各自悄然走向自己的“两极”:一种是选择开在高档商圈里,走高端路线,让顾客逛完商场,就可取回干洗的衣服,提供24小时取衣服务;另一种是进驻千人社区,走大众化市场路线,把洗衣店开成像便利店那样方便。

  据温州市洗涤清洁家政行业协会统计,目前全市共有600多家洗衣店,包含十几个品牌,其中具有一定规模的洗衣店为30多家。2004年前后,温州洗涤市场风起云涌,一下子多了好多外来品牌,如美国的GEP、意大利的伊而萨、荷兰的金风车等,这些品牌有的一开就是一二十家连锁店。在去年,我市上规模的洗衣店还有50多家,可今年却突然锐减了三分之一。“在洗衣成本大幅上升的同时,我们的洗衣收费却保持不变。所以我们这一行是越来越难做了”、“杀价不是好方法,所以我们要以量取胜”……从记者与几家品牌洗衣店负责人的对话中,不难看出这些洗衣店面对的成本压力,洗涤行业洗牌也成了必然。

  老品牌开始求变。稍有年纪的温州人都知道“东瓯洗染”,这家成立于1985年的温州老牌洗衣老店,鼎盛时期,除了市区和县城的顾客外,还有外地如福建宁德、丽水等地的顾客把衣服寄过来干洗。但是,在此后的十多年里,“东瓯洗染”渐渐淹没在外来的“洗涤大军”中。今年初,“东瓯洗染”有了新股东,引进了先进的管理体系后,他们提出了“让洗衣没有距离”的口号进军千户以上的社区,这几天他们正在大张旗鼓地准备开50家社区洗衣便利店。

  在这场洗牌中,“正章”早就未雨绸缪了,2004年“正章”的前面就悄然出现了“莫好客”品牌,这几年“莫好客”正在顾客心目中悄然替代“正章”。对此,温州莫好客(正章)洗涤服务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说:“‘莫好客’是我们自己的品牌,但我们跟‘正章’的合作关系依然存在。之所以更名,我们是想少一些束缚,更好地发展。”为了应对竞争,“莫好客”开出了“洗衣直通车”上门收送大件物品,还可以为客户提供拆卸安装窗帘等服务。

  除了进社区、打品牌外,一些洗衣店另辟蹊径应对洗牌大战。如温州市鹿城凯旋门洗涤有限公司,除了继续做传统洗衣业务外,还把目光转向为高档酒店宾馆提供洗涤服务,为此“凯旋门”另建了新厂房,准备大干一番。“福奈特”的代理商则准备在成熟高档住宅区赶紧圈地布点开连锁店,推出“24小时内取衣”的服务。蔡学萍


相关新闻:洗衣店为了减少成本压力,“假干洗”节前惊现市场

  把衣服送到洗染店干洗一下,干干净净地穿上身过新年,是不少市民年前重要的事情。这几天来,我市大小洗染店里都是顾客盈门。但消费者可能并不知道,有些从洗染店取回的衣服其实并未经过干洗,甚至连洗都没洗过!一位业内人士赵彬(化名)向本报报料:随着竞争日益激烈,一些个体洗染店为降低成本不择手段,干洗机当摆设,水洗当干洗,熨烫当干洗等“假干洗”现象为数不少。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假干洗机器装模作样

  “开洗染店,弄台干洗机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因为大部分人其实并不明白干洗是怎么回事,只要让顾客看到干洗机就行了。电源插座安装在前面,将机器的插头接好,最好让电源指示灯亮着,要给顾客造成一种机器随时都能进入工作状态的感觉。”赵彬透露,购买高档的进口干洗设备需要上百万元,好的国产干洗机的价格也在五六万元左右。而现在不少个体洗染店使用的其实都是买来的翻新旧机器,两三千块钱,电机能运转,指示灯也能亮,但不能洗涤衣物,只能装模作样当摆设。

  记者对此走访调查,在蜀山区官亭路大红干洗中心,记者在询问洗衣事项时忽然问到店内是否有干洗油,店主一时显得不知如何作答。记者再三追问,女店主对于这个问题还是没有回答。随后在安大西门康洁干洗店,记者发现狭小的店面内,难觅干洗机的踪影。

  熨斗烫布也能“洗”衣

  赵彬进一步向记者透露,如今一

上一篇中国近十年来十大暴利行业排行榜 没有最暴利只有更暴利

下一篇揭秘最大性玩具工厂:充气娃娃形象逼真

行业分析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