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pers南非报业:腾讯最大单一股东成功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6-8-11 23:03:10  作者:赵晛 文章来源:时代商家
文章导读:这是唯一的一家总部不在美国或中国的超级互联网巨头,以市值600亿美元估算,它早已稳居全球互联网公司前十行列,它拥有腾讯34%的股份,是腾讯第一大单一股东,它叫Naspers,南非报业。

  这是唯一的一家总部不在美国或中国的超级互联网巨头,以市值600亿美元估算,它早已稳居全球互联网公司前十行列,它拥有腾讯34%的股份,是腾讯第一大单一股东,它叫Naspers,南非报业。

  南非报业1915年创办于开普敦,英文名Naspcrs由National和Press组合而成。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有着南非乃至非洲“付费电视之父”称号的小伙子,因其远见卓识和辉煌的业绩被推举为南非报业的首席执行官,接管了整个集团,他的名字叫库斯·贝克。由此,南非报业的传奇开始了。

  南非报业这个中文译名在今天来看早已名不副实、因为,它成了一家拥有广播、影视、通讯资产的报业集团。但是,这个译名每使用一次,都将提醒人们一个信息:报业集团也可以演变成世界级互联网巨头。

  世界唯一的案例

  翻开1997年之后南非报业的大事记,投资、并购活动多的让人眼花缭乱,库斯·贝克早期投资的100多个项目中,失败远远多于成功,但无一例外、这些活动几乎都与数字电视、卫星电视、互联网有关,而与传统报业无关。

  2008年,库斯·贝克带着夫人访问了22个国家,实地考察、评估全球互联网及媒体产业的变化,完全不问公司事务。他开始着迷于新兴的市场,如: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印尼、菲律宾等国家的互联网投资。在久违的媒体记者会上,贝克预言:在高速宽带互联网进一步发展之际,印刷媒体的市场将进一步萎缩。而此时,全球各地的报业巨头,哪怕是在数字时代开启很久以后,依然在挥金如土地大肆并购报业资产。

  库斯·贝克与德国报业巨头阿克塞尔·斯普林格同样是传统媒体的数字化旗手,但完全不是一个路数,他根本没有意向去与日本人竞购金融时报,或者购买纽约时报。库斯·贝克曾狂妄的说:“花25亿美元就可以把纽约时报整个买下来,南非报业可以买它,但我们没有兴趣。”

  库斯·贝克独一无二的一次投资,就是对腾讯的投资。南非报业目前的总市值,几乎等于持有的34%腾讯股份的总市值(腾讯去年年末的总市值是1845亿美元)。这在单一互联网投资项目中所获回报的记录,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世界记录,打败了所有的专业股权投资机构。南非报业在其官方文件中骄傲地宣称:从买入腾讯股份开始,南非报业只拿分红,从来没有卖出过一张腾讯股票。

  也许,南非报业机缘巧合找了一个与报业没有任何渊源的库斯·贝克来做CEO,正是它在数字时代能够安身立命的根本。库斯·贝克本能的选择,让南非报业回避了几乎每一个成功的报业集团都会掉入的陷阱:贪婪地扩张、并购报业资产,然后,为其所困。

  “追随者”计划

  1997年,库斯·贝克带着互联网投资进入了中国,他的三个项目都彻底失败了。其中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是在北京的互联网接入服务,这项服务的规模当时在北京排行第二,最终南非报业以损失全部8000万美金,辞退150位员工而告终。但南非报业这个在中国互联网垦荒期的“烈士”并没有撤回非洲去舔自己的伤口,库斯·贝克进行了无情的自我剖析,然后再次回到了中国,寻求复活的机会。

  “为什么我们在中国崩盘了?我们有五位专门请来的西方专业经理人,花在他们身上的开销,比中国员工高出三倍。我们分析了曾经的做法,决定下一次采用完全相反的做法。不试图去扮演领航者,让我们做追随者吧,寻找中国最聪明的企业家,然后,追随他们,用钱支持他们。”

  就这样,已经被证明有效的互联网产品与服务,与甩手掌柜“追随者”计划的投资者相结合,一口气催生了两个世界级的互联网十强企业——腾讯和南非报业。

  库斯·贝克回忆说:“我们在中国最终之所以能取得巨大成功,正是因为我们在那里失败得很早,而且失败得很惨,惨败逼得我们改变了策略。如果我们当时的第一批投资就成功了,并顺理成章地坚持那样的策略,今天我们可能在中国市场完全不复存在了。”

  事实上,库斯·贝克不仅在中国实施了“追随者”计划,他在全球各地实施的追随计划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正是这个谦卑的计划,让库斯·贝克把南非报业带上了信息的高速公路,并且一路狂飙。

  接班人之憾

  2001年邂逅腾讯的那个蛮荒时代早已过去,但那段历史仍然左右着南非报业的未来。如果说,库斯·贝克把南非报业带出了报业,走进了付费电视的新天地,那么,在这个基点上,帮助他继续把南非报业带往互联网上的人,就是安东尼·罗克斯。这个被称为南非互联网先驱的人,从一开始就是库斯·贝克的战友,他在南非报业服务了整整33年。

  作为南非报业互联网运营首席执行官,罗克斯在全球范围内主导了一系列关系到南非报业命运的投资和并购活动:中国的腾讯,东欧的Allegro,俄国的Mail.ru、印度的Flipkart以及南美的一系列互联网资产并购,都与罗克斯有关。

  “一开始,我们在中国犯了些代价十分昂贵的错误,但我们还是愿意呆在中国,而不愿意与被风险投资武装到牙齿的硅谷初创企业合作或竞争,我们确信新兴市场最终将产出更大的价值。”在这样的认知下,当碰到在腾讯身上已经赚了十多倍、认为赚够了的电讯盈科和IDG,罗克斯毫不犹豫地接手了这块绝无仅有的富矿。

  2012年6月24日,就在离CEO交接还剩两年不到的时候,罗克斯不幸过世了。罗克斯的属下在他过世后一篇追思的文章中写道:一点不夸张地说,罗克斯塑造了整个南非互联网,他在互联网上看到的并不是什么媒体,他看到的只是机会,这就是一个身为天才少年的视角。

  有一个故事,可以让人充分理解罗克斯是如何理解互联网的。MWeb初创时,罗克斯让人做了两个首页,第一个首页,把南非报业旗下的内容资源全部链接上去,内容丰富多彩,样式新颖:第二个,几乎就是一个空白页,上面只有一个写着E-mail的按钮。罗克斯完全不在乎其他因素,只是让人对这两个首页的使用结果进行后台监测,流量大的就确认为正式首页。

  罗克斯的撒手人寰,为南非报业留下了许多遗憾,但冥冥之中,一双无形的手已经做好了巧妙的安排,罗克斯早已为自己选好了接班人——鲍勃·范·迪克,这个原本准备接班罗克斯的人,在2014年不仅接了他的班,还越位代替了库斯·贝克。

  没有终点的马拉松

  传统媒体出身的南非报业,其数字化生存之路是一首空前绝响,有人说南非报业只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方,但事实上,南非报业早已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方,并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只不过南非报业一直坚守在那里,等待着正确时间的到来。

  现在,南非报业必须面对的问题是,下一个腾讯在哪里?好在,南非报业有着充分的资金与资源,以及年少气盛的CLO鲍勃·范·迪克,他们已经为自己赢得了时间。范迪克手握一把好牌,但他能否把这牌打好,能把南非报业这个媒体奇迹带到什么样的高度,让人充满了期待。

  南非报业的故事也许不可复制,不过足够提气,这个案例为全球所有的传统媒体带来无限想象的空间,以及继续前行的勇气。未来是不可知的,我们只能与不确定性为伴,它一直在那里,而机会不也正好一直在那里吗?

  

  Naspers南非报业:腾讯最大单一股东成功的秘密


   网址: https://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0234.html
文章推荐:
白手起家做生意的22个零成本创业赚钱案例
十个效益不错的农村加工厂致富项目
25个农村加工创业项目,也许有一个适合你
十大低学历冷门高薪职业排行月薪过万的工作
56个从暴富、爆赚到破产、巨亏、爆仓的真实故事
热门图文:

yy主播怎么赚钱?yy主播一个月多少钱

白手起家做生意的22个零成本创业赚钱案例

十个效益不错的农村加工厂致富项目

李女士轻信5元童装加盟店骗局被骗了好几万

VC、PE和天使投资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区别?

淘宝刷单一天能赚多少钱?记者体验刷单流程15分钟刷一单挣3元

qt刷单平台安全吗?qt刷单哪个好 刷单流程及防骗心得

淘宝刷单兼职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刷一单多少钱?靠谱吗?

如何看出微信附近有鸡?小姐有什么特征

土元养殖是真的吗 养殖土元真的能赚钱吗